自然農場的原鄉探尋I-山美部落和翟本瑞教授

更新日期:2020年6月24日


有誰能為了一個部落,在最艱苦的時候出錢出力,每日奔走,只為了協助八八風災之後的部落重建,橋斷了就自己架流籠,農作物賣不出去就自己採購代銷?聽著翟本瑞教授講著山美部落的故事,如同歷歷在目的往事,卻像是如數家珍般;對於阿里山區各部落的熟悉程度,恐怕連部落裡的居民都比不上他。而這一切,只緣於一個契機:一個山美部落出身的學生,溫英傑董事長。

2020年4月3日清晨五點,筆者開著九人巴,載著一票學生浩浩蕩蕩從逢甲出發,在八點之前趕至阿里山鄉的山美部落。話說這票同學們平常上早八的課也沒這麼拼命,但這次為了親自參加部落的殺豬儀式,更多是為了一睹翟院長常提到的山美部落,天還沒亮就爬起來搭車補眠(聽說司機是他們老師?)究竟,是什麼魔力,讓這群人平常早八翹課,卻在春假期間犧牲假期自願跑去迎接山美部落的「早八」?


當我們在「山之美」餐廳的平台上,望著新建的「山美大橋」及天梯「福美吊橋」時,翟老師指著一旁說,當年流籠就是架設在吊橋的基座上,讓新美及茶山部落仍然與山美部落不因斷橋而交通中斷。流籠一組不會很貴,大概幾萬塊就買得到,問題是機具要吊上山安裝,更多頭痛的問題甚至得出動軍方才得以解決。

▲福美吊橋現址,就是當年八八風災後臨時流籠架設的地方

▲新建的山美大橋以及一旁的福美吊橋 翟本瑞教授,現任逢甲大學人文社會學院院長,胞弟為鄉民人稱「翟神」翟本喬,都是行動派的點子王,所謂行動派就是說到做到。當年為了研究生、為了計畫而進入部落,看見了部落的需求與危機,又不願意合作關係因計畫中斷而中止,翟本瑞打從一開始就是跟你玩真的,把部落當成第二個家,並協助他的學生溫英傑老師籌建山美部落教室、推廣部落教育,及至八八風災摧毀一切,翟本瑞也義無反顧地投入部落重建。


也因此,當筆者一行人隨著翟本瑞抵達山美部落,參加山美部落教室的殺豬儀式、族語認證及毛利舞蹈活動時,時任原民語發基金會董事長的溫英傑,在活動尾聲突然來了個驚喜彩蛋,端出了糥米及地瓜製成原住民蛋糕,偕同全族朋友幫五月生日的翟本瑞老師慶生。

▲慶生彩蛋-山美部落幫翟本瑞教授慶生

原民語發基金會董事長溫英傑老師於山美部落教室講課


山美部落教室,現在是部落小朋友課後教育及課後輔導的第二個家,自從溫英傑老師籌建成立以來,培育了許多小朋友,尤其是「族語認證」、「英語教育」和「資訊教育」。在教室周邊全部都是「鄒語」和「英文」的大小教學海報,這應該算是「三語」教學吧?筆者也跟著牆上的拼音念著鄒語,奈何悟性不佳,覺得有點難;能用鄒語自我介紹的小朋友們,超強的。


為了推廣鄒語、傳承鄒語,溫英傑也是鄒族第一位考取原住民族語言能力認證薪傳級族人。行動派的作風,和他的老師翟本瑞完全契合,也令人感佩。

▲山美部落教室現址

▲遠赴紐西蘭交流且學回毛利舞蹈並於部落教室表演的鄒族學生


至於筆者,也曾在2006年騎著機車行經茶山-新美-山美產業道路,雖然當時對於山美部落是陌生的,只當做是機車環島旅程的經過站,也曾在斷橋之前的山美大橋紀錄這條公路(詳見〈新南極轉運站:茶山-新美-山美產業道路〉)。當年筆者碩士剛畢業,只專注在公路紀錄。這條山美-新美-茶山產業道路,是台灣唯一可以從嘉義直接銜接高雄而跳過台南的縱貫通道,雖然現在台29線(當年仍為台21線)那瑪夏路段仍呈現肝腸寸斷的狀態。如今再回首,多了份熟悉,也多了份印記。

▲筆者2006年騎機車於茶山產業道路行經高雄及嘉義縣界



文/圖:南極冰魚



0 則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