農作與自然共生-眉溪部落綠生農場

已更新:2020年8月17日


眉溪部落綠生農場位於台14線埔霧公路旁,伴著烏溪上游支流「眉溪」而得名,也是賽德克部落的所在地。農場主人講究與自然共生,所有的水、土、動物、植物,都取自於自然,回饋於自然,發揮原住民「與土地共生息」的精神與理念。或許大家都聽過「瓦歷斯.貝林」--曾於政壇活躍的原住民立法委員;但自2007年開始,瓦歷斯.貝林旋即從政壇退休,歸隱山林。其所隱居之處,就是眉溪部落的綠生農場。

綠生農場的相關訊息,網路上有許多部落格及FB文章皆可尋,但是讀萬卷書(螢幕)真的不如親自走一趟。筆者當天隨著團隊從國道6號接台14線,又循著沿著眉溪溪谷而行的台14線公路在山間蜿蜒,不一會來到擁有一座大廣場的全家超商,也是賽德克部落所在地,綠生農場就在溪谷彼岸矣。


雖然農場在溪谷彼岸,但仍要走一段路才能抵達,隱身在部落的叢林深處的柳暗花明處的綠生農場,乍看之下與一般的農場無異,但仔細觀察(其實是聽講解)才發現農場裡的一水一土,通通都是循環且有作用的。農場主人瓦歷斯.貝林雖與本計畫團隊的翟院長、汪浩教授都是舊識,但對於筆者而言則是首度見面這位親切而熱情地前立委,完全沒有想像中的官場架子。農場裡面的每一株農作物、每一隻小雞小豬,甚至是看似蓄水池的小池塘、看似小溪的引水道,彼此之間都是相互循環共生的系統,甚至連動物的排泄物也不放過,「綠生農場」也是得名於此。

▲農場裡的水資源皆是循環利用,絲毫不浪費

▲農場主人瓦歷斯.貝林(左一)正在講解水土循環共生的農業系統


筆者抵達農場時已近中午時分,隨著團隊於農場裡的餐廳用餐。美味而天然的三杯雞、沙拉以及現燙現煮的疏菜鍋,食材皆出自於農場裡。當然,也免不了嘗試綠生農場最著名的「巴萊蛋」--號稱可以徒手抓起蛋黃的高品質鮮雞蛋,立即可食,就像日本的生雞蛋般。

▲鮮產「巴萊蛋」,蛋黃可徒手抓起,且能生食,營養可口

▲現煮的疏菜火鍋及三杯雞,都是農場自產的有機佳肴


農場裡除了大面積栽種各式疏果及青菜,也養著土雞以及「巴萊豬」,豬、雞所吃的飼料都來自輕微發酵的天然食材,就像人吃優酪乳利用好菌幫助腸道消化一樣;除了吃東西講究,動物們所居住的環境,大概是筆者看過最舒適的「宿舍」了,窗明几淨、通風整潔(?)。城市裡的肉豬們,居住環境髒亂,每天吃「噴」(廚餘),讓筆者想起小時候家裡後面就是養豬戶,每天「煮噴」時的氣味夾帶豬舍既有的味道,繞樑三日仍久久不散;但是這「巴萊豬」的居住環境和飲食內容,完全讓筆者這半個城市佬開足眼界。綠色農法不但講究自然生機,對於動物、植物的生長和居住環境,更是要求。

▲瓦歷斯與翟院長跑進雞舍裡與傳說中的「巴萊蛋」製造者一起合影

▲巴萊豬的宿舍環境,相當整潔且與土地共生


說起那巴萊蛋製造者以及巴萊豬的食物,除了有機天然發酵且能幫助腸道順暢外,還加入了漢方草本精華。而這些草本精華,也都是農場裡自行研製而成。隨著部隊前進,到了農場深處,只見一甕甕的藥缸和一碟碟的中藥材,每一種漢方,每一種製程,瓦歷斯.貝林都清楚地講解,只可惜筆者對藥材的程度只停留在逢甲路上台G店藥膳食補等級,超越人蔘和何首烏以外的漢方食補就難以吸收了,只能說人生要學習事情的還有很多。

▲農場裡的漢方藥材提煉場

▲計畫團隊與瓦歷斯.貝林合影


此行隨著計畫團隊,走馬看花除了開了眼界之眼,其實還有許多待深入探究的價值需要好好地書寫,每一種食材,每一種動植物,每一種循環理念,甚至是農場理念,都值得再進行深度探討。本文只是個開頭,就好像每本書的緒論一樣,未來,我們將派遣更多小編們前進綠生農場,帶來更多第一手資訊。


文稿:南極冰魚

照片:南極冰魚




0 則留言